現在播出節目
  

needslides

從媒體人的角度,觀察所謂「韓國瑜現象」(或說是「韓流」),可能需要作一些整理與釐清 :
 
首先,第一個需要有答案的問題是:韓國瑜到底帶來了什麼與眾不同的理念或者是說法?
 
從台灣民眾在過去將近三十年的共同經驗中,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韓國瑜對於參與政治活動者應有的政治品格重新地賦予了近年少有的高度,這裡用「重新」這個辭彙,其實是會讓人有幾分感慨的,因為究其內涵,韓氏所表現的那些令人耳目一新的言行,正是國民政府在四九年,面對內戰挫敗後,在台灣勵精圖治的再現,這原本是台灣民眾共同經歷的一段全民打拼的記憶,只是將經國先生之後,當國家認同的問題,一旦成為有心政客操弄後,就再不復現的社會價值位準,而韓國瑜卻在競選高雄市長時,「重新」的提出,因此形成了與其他競選陣營,完全區隔的言論空間。

 

 
再談「韓國瑜現象」的另外一個面向:
 過去的幾個月中,韓國瑜風塵僕僕的奔走在各地,支持他的群眾也沒讓他失望,更遑論媒體的蜂擁,連國外的政界民間,都表示令人印象深刻,而這股跨國、跨區的熱潮,其中最醒目的訴求,不外乎「選總統,救台灣」,此起彼落的呼喊聲中,再次,讓人頗有時空錯置的感慨。曾幾何時,這是綠營人士屢屢所搭乘的民意氣流,而且無往不利的獲得了從地方到中央的各種公職的權利,孰料行至今日,卻成了民眾冀望藍營的政治明星,登高一呼、力挽狂瀾的訴求,這項改變背後的意義,只是韓國瑜所展現的個人魅力所至?還是親藍媒體有意操作的輿情?民進黨政府口中恨惡痛絕的假新聞?還是,真正的反應出了台灣民眾望治心切的心聲?這個解讀,會直接的影響我們對所謂「韓流」的價值認定,也是當前朝野政治人士必須要誠實以對的課題。
 
換言之,韓國瑜,代表的是一個少見另類的政治人物,還是代表的是中華民國從肇建到治理,理想的中流砥柱?如果是前者,我們就建議韓市長低調而為,盡力作好高雄的父母官,爭取地方民眾最大的生活利益,而自我區隔遙望中樞的熱情,並且力導支持者的擁護,創造高雄新世代的契機。但如果心中怦然之所在,是因心繫國家社稷的興亡,建國理念的板盪,那就應該秉持韓氏一貫自許政治清流的真摰,大破大立勇於承擔責任,並且戮力轉換所謂「韓粉」的性質,成為「國粉」—「中華民國粉」,如此一旦攻頂成功,才會發生一舉掃除國族認同的陰霾,重回中華民國為國民惟一所繫的功能,也才真實的解釋了韓國瑜不計個人榮辱,不迷戀眾民簇擁,只定睛在「為民謀福利,為國爭尊嚴」的情操與品格。
 
統整以上的觀察,我們提出以下幾個需要冷靜思考的問題:
 
1. 韓國瑜之所以如此耀眼,是因為他有出眾的內涵,還是因為他願意表顯對中華民國的效忠?
2. 韓國瑜目前所表現的施政風格,是他個人特有的從政主張,還是原本就存在,只是如今被刻意式微的治理理念?
3. 「韓粉」支持力挺的,是韓國瑜這個人,還是他所代表的價值?
4. 那麼,這個價值,長年來存在在那裡?為什麼綠營不願見其彰顯?
 
作為媒體的一員,我們不願隨風飄揚,我們也絕對支持正確的想法與作法,如果有人質疑何者為正確?我們的回應很清楚:「對國家、人民,心繫所需,以受託者的心胸,全力為其更合理的生存環境,謀取最恰當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