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像個家大業大的大家族,掌門的大家長為了家族的枯榮興衰,始終採取強勢經營的原則,家門內的成員,只要各從其序的安穩度日即可,除非掌門的大家長的屬意明朗化,否則誰也不知道誰會是繼承人,既無少主誰屬的關切餘地,而家中資財又無溫飽之虞,那經長度日之所繫,就淪於家族成員中的彼此對付.......

這種狀況,說它偏安也好,說它陳腐也好,只要都在這所大宅院之內,外人也就見怪不怪,無所謂什麼風範之義了!

但沒想到,大家長在對身後大計尚處於宏觀佈局之際,猝然而逝,如此一來,可說是傾天覆地的巨變,成員繁浩的家族慌亂因應,門裡門外人人自危,家產人脈失序橫流......

這樣的處境,就從民國七十七年初,一路走到了現在。

誰還在在乎黨魂?

中興少主是可以期待的嗎?

這個被內憂外患罩頂的大家大院,還有恢復往日壯盛的機會嗎?

還是,因勢利導,一舉改變家風,務實面對無法逆轉的困厄,既然一時無法全盤振興過往的榮景,不如勤懇耕耘眼前的小田微陌,重新再起呢?

誠實說,對國家民族的未來,國人對國民黨的確是有期待的,只希望它顛簸的腳步早日得以穩健,畢竟,一百多年前,它是真正面對刀槍,流血犧牲在所不惜,建立這個國家的政黨,對中華民國的未來,它沒有迴避責任的餘地!